从未像现在这样鄙夷自己

Standard

为何一个起床直接该吃午饭的人却定了早上6:30的闹钟?

为何一个很少看书的人却买了很多很多书?

为何一个无恶不赦的人却要指责别人不道德?

原因大抵是和一个妄想狂拼命强调原则一样,找一个借口骗自己罢了。我就是像这样的懦夫,小心的维护着苍白的皮面,好像这样能让糜烂的内脏不使躯体崩塌一样。而这还不够,这样的懦夫竟然还会指责别人虚伪。

我在汪洋之中漂流,强烈的暴风雨来了,巨浪、漩涡,啊!我迷失了方向,即使是原来海市蜃楼般的远方被撕碎了…… 终于,我醒了,却发现又在另一个梦里。

颓废了些许时光

Standard

从这个暑假到这个学期中我的状态一直比较颓废,和大一的状态相比相差太大,这段时间我的学习进度落下来不少,作息相较之前也是比较不规律,上午经常只有一半,身体的锻炼也有所懈怠,也许身体状态混乱就是这些时光损失的原因吧。

因为大一的时候免修了这学期的两门课,剩下的几门课要么免听掉了,要么坚持逃课(比如政治四大天王),因此获得了巨大的自由,可是并没有利用的很好,手边成堆成堆的书看的很慢很慢,真是花的时间不配自己的野心。

从 “日志”与“博客”想到的

Standard

我们现在经常把在网上发布文章的网站叫作博客,但是博客这个词本身并没有意义:博客是音译自英文的blog,而blog是web log的缩写,log有“历史记录”的意思。“日志”(网络日志)就正表达了“博客”这个词的意思。

如果我们按照音译来处理来自英文世界的新概念的话,汉语最终将会英语化。而当下已经有很明显的这种变化的迹象:诸如把robust翻译成它的音译“鲁棒性”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再比如什么赛博朋克(Cyber Punk),更甚的如hold住这种直接是混合式的。不光是词语方面,语法和句型方面的变化甚至更明显:I couldn’t agree more——我不能同意更多、I‘m so…that… 我如此的… 以至于… 等等学习英语时出现的句子。长此以往,汉字变成了单词的另一种表示,汉语就不复存在了。

虽说现在的世界似乎正在朝着相同化的方向发展(当然了,有共识才能有合作,而要达成共识就必须朝同化的方向发展),但是这绝对不意味着同化是单方向的——汉语世界当然也要创造新的优秀的概念来影响世界,否则汉语就会变成另一门英语。语言当然是一直在发展的,不可否认一门语言一百年后很可能和现在有很多不同,汉语从甲骨文到大小篆再到现在很多词语的意思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我想强调的是如果这种变化仅仅是照搬其他语言,那么后果是不容乐观的。

其实这背后正式文化的贫瘠,美剧日漫、LOL等游戏令人吃惊的风靡无一不体现这一点。当然了,现在也有不少令人欣慰的发展——如刘慈欣的《三体》少有的在世界科幻舞台上有如此大影响力。

我相信,中国在经济像目前这样的发展速度下,文化影响力也会越来越大。希望这篇文章所担心的仅仅是杞人忧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