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退役

Standard

今天陈浩宣称退役:

OI

时间并没有那么快的流逝。高中生活很漫长、充实。
高中的竞赛生涯也在此刻终止。两种竞赛,没有一个画上句号。


高二,信息学竞赛。
我仍清晰的记得13届暑假培训,是卡罗蒂与三明治的味道,崭新的算导与COGS的新账号。
我仍清晰的记得9月份还在为熟悉语言而每天在机房待到12:00刷着无数的水题。
我仍清晰的记得11月的NOIP,快速幂,二分,DP。
我仍清晰的记得14年的冬令营。在雪地中的有限状态自动机与灯光下的可持久化仙人掌。
我仍清晰的记得3月的春风,为我种下了AVL,Splay,Treap。
我也不会忘记今天,早读时还在完善自己风骚的动态内存分配。

不知道究竟是哪一句话刺痛的我,让我再次选择了退出。
在追梦的路上,我就是一个失败者。
戏剧性的人生,都选择在最辉煌时放弃。

回顾过去的(1学期+1个月),OI究竟带给了我什么?数年后,回想这段时光,在人生中又究竟又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答案其实是不言而喻的,无论是怎样的结果,我都不会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
在这半年的时间里,我认识和各路神犇大牛,投入了前所未有的热情与努力。真正发自内心的强烈欲望驱使自己去学更多的东西,愿意为研究一道题在学校带到凌晨才回家;每当大课间或放学的铃声响起,都会拿起几张写满证明与模块的白纸,将自己的思路写成代码。
总结的想,凡是有机会便一定会翘课去机房。
OI教给我了两样东西,努力与思考。
OI 使我不再懒惰,不再像以前一样自命清高。它使我可以抛开一切,目光聚焦于一点,把心沉下去。最重要的,最珍贵的,是OI教给我如何思考。最初学习的时候, 对于许多问题仅凭感觉去理解,可以应用便得到满足。随着时间的流逝,我逐渐学会了去理解、发掘、研究、拓展尽可能多的细节。越是棘手的问题,越应深入思 考。对于任何一个问题,不应浅显的满足于其表面,走的越深,所受的束缚也就越小,思想也就越自由。半年来的成长,是我从未想到的,未曾想到OI能使自己变 化这么多。
默默的收起书本,看着这个陪伴自己半年的机房。不知是否还能拿起粉笔,在黑板上计算伴随矩阵;是否还能在自己的机器上敲出一段段代码;是否还能在给COGS加上一个题解与数据。
正如冬令营闭幕式中所说的那样:“对于每一个OIer,最珍贵的是自己为之投入自己热情奋斗的时光,即便没有金牌,也一样活出金牌的人生 。”

这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太突然了。

对于机房的学习气氛来说无疑是个十分巨大的损失。

同时我也对这件事情感到很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