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whimsies

Standard

我们努力追求更美好的生活,创造了各式各样的关于这个世界究竟如何运转的模型,绞尽脑汁的求这些模型的最优解法,一个很自然的问题是,我们能否让我们的文明趋于完备呢,即使人类智慧达到一种无以复加的巅峰,使人类创造的模型足以描述任何问题呢(不要求能解决)?换句话说就是感知和表述这个世界的全部。

若干年前常有这样类似的想法,但是当时思考这个问题时常常把自己的思路递归进去,绕来绕去绕不出来,就好像迷失在侯世达教授提到的那个strange loop里一样,所以很苦恼。

随着阅历的增加我才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问题。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毕竟人类本身就是世界的一部分,这样一个局部不管再怎么样都只能描述并处理这个世界极小一部分的信息,而注定将绝大多数抛弃掉,妄图这么做就好像用一个寄存器去近似数据库集群一样。比如我们的视觉系统,仅能对极狭窄的波段的电磁波进行极其有限而拙劣的感知(甚至人类发明的摄像系统的精度都远高于人眼)。

除了感知能力有限,更要命的是我们需要完全描述我们自己,而这就是一个自我涉及(self referencing)的问题了,像是停机问题,哥德尔不完备定理,罗素悖论一样的问题。

如果说我刚才表达的思想是“文明不完备性”的一个模型的话,那么这个模型本身就好像其他所有模型一样是不完备的。
——yet another wired mumbling after failing to fall asleep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