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ustness的中文翻译

Standard

Robust的翻译一直颇有争议,”鲁棒性”这种粗暴的音译保守人们诟病,而一种广泛被采纳的译法是“强健性,健壮性” 但是在大多数理工背景下Robust的意思应该是’Strong enough to withstand or overcome intellectual challenges or adversity’ 比如: the experiment yielded robust results

所以我认为翻译成“耐验的”不错,或者说“经验的”,虽然经验这个词已经有了新的意义。

3D俄罗斯方块

Standard

浏览Three.js例子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叫cubeout的例子:

这个例子没有用webGL,而用的是html5的canvas。

玩这个稍稍费点脑力,不过只需一小会儿就会上手。另外注意下落中的物体块的框架叠在一起,有时很难分得清物体快的朝向

从未像现在这样鄙夷自己

Standard

为何一个起床直接该吃午饭的人却定了早上6:30的闹钟?

为何一个很少看书的人却买了很多很多书?

为何一个无恶不赦的人却要指责别人不道德?

原因大抵是和一个妄想狂拼命强调原则一样,找一个借口骗自己罢了。我就是像这样的懦夫,小心的维护着苍白的皮面,好像这样能让糜烂的内脏不使躯体崩塌一样。而这还不够,这样的懦夫竟然还会指责别人虚伪。

我在汪洋之中漂流,强烈的暴风雨来了,巨浪、漩涡,啊!我迷失了方向,即使是原来海市蜃楼般的远方被撕碎了…… 终于,我醒了,却发现又在另一个梦里。

《全球通史》书评

Standard

首先要说的是L.S.Stavrianos的这本世界历史书我读的并不精,仅仅是在数个月里抽出很多空隙在手机上把它读完了,所以注定这条书评不会很深入。

这本书从史前人类的生存状态一直写到现代,把各大陆上的各种文明都写了个遍,而且会有很多作者对于世界历史进程总体的思考和结论,其中有不少的确使我获益匪浅。可以看得出作者是尽他可能的以总体、客观的角度来写世界史的,对每个文明的历史和特点的评价都比较中肯。本书的一大特点就是常常把多个文明放在一起比较,来突出各文明的差异以及产生这些繁杂特性可能的原因,从地理,宗教等等各种方面去讨论,比如:游牧民族很容易受气候的影响到处迁移和劫掠稳定的农业民族因而没有办法建设成规模的城市、以及中世纪后的西欧人因为狂热的传教意识和对财富的强烈渴望(或是说贪婪)而开始在世界各处冒险,以谋取利益,往往友好的探险者到访之后紧跟着的就是气势汹汹的军队和商人了、再如对比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中国、印度、伊斯兰教世界和西欧推断西欧之所以此时技术迅速发展是因为此时西欧涌现的工匠精神,当其他文明的社会精英们忙着在精神上探索和追求而对器物这种具体的奇技淫巧而不懈的时候西欧的工匠们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便利。

这绝对不是本把重要历史世界拿出来罗列的历史书,而是把对世界各地社会的叙述交织在一起随着时间推移发展演变的激动人心的冒险,如果你想找本以造物者般宏大视角的历史书来观赏人类这种巨头猿组成的社会的话,这本书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颓废了些许时光

Standard

从这个暑假到这个学期中我的状态一直比较颓废,和大一的状态相比相差太大,这段时间我的学习进度落下来不少,作息相较之前也是比较不规律,上午经常只有一半,身体的锻炼也有所懈怠,也许身体状态混乱就是这些时光损失的原因吧。

因为大一的时候免修了这学期的两门课,剩下的几门课要么免听掉了,要么坚持逃课(比如政治四大天王),因此获得了巨大的自由,可是并没有利用的很好,手边成堆成堆的书看的很慢很慢,真是花的时间不配自己的野心。

wolfram 语言特性介绍

Standard

wolfram语言 出自mathematica ,这里翻译一篇wolfram语言特性的文章,以便感兴趣的朋友了解!

本文翻译自此文

  • 目的: 科学计算、编程,数据操作,但也是通用编程语言
  • 许可: 专有许可
  • Standard: defined by a single implementation
  • 离硬件的距离: 极其高层(垃圾收集,无显式引用(指针),最优化符号编程)
  • 平台 – 跨平台 (一些文件格式不支持).
  • 支持以下
    • Windows
    • Linux
    • Mac OS
    • 一些其他平台
  • 性能: 从与C的速度相仿到非常慢不定。依问题、使用的编程技术、编程者水平而定。对于特定的编程问题来说一个熟练的mathematica使用者能使性能达到C/C++的十分之一。
  • 核心执行模型: term-rewriting, infinite (fixed-point) evaluation
  • 编程范式: 多范式 – 基于规则、 函数式, 命令式、逻辑式
  • 与之相似的语言: Lisp, Prolog, APL
  • 类型系统: 弱动态类型 (untyped)
  • 组件系统和命名空间: 支持, through Mathematica contexts and packages.
  • 编译型/解释型: 解释型, 语言的一小部分也可以编译成二进制码和C (本地代码)
  • 能生成独立的可执行文件码?: 可编译的部分可以, 否则的话只能通过Mathematica Player来运行
  • 支持的数据结构: 不可变数据结构 不支持可变数据结构
  • 面向对象编程的支持: 不支持, 但有第三方面向对象的扩展包.
  • 元编程: 支持 – 把代码也视为数据, 可以执行自我测试, 代码生成等
  • 第三方库是否可用?: 有,但有限制
  • 并发模型: 粗粒度(parallel evaluation, a separate kernel launched for each available core, a number of high-level parallel programming primitives available), fine-grained for compiled code – through native threads and automatic parallelization available in Compile – but limited to the code amenable to Compile
  • FFI (外部函数接口): Yes. Can load external libraries (wrapper C code is needed) through LibraryLink.
  • 互操作性: 支持 C (MathLink/LibraryLink), Java (J/Link), .Net (.Net/Link)
  • 可否与数据库连接: 可以,通过databaselink连接 (uses JDBC internally).
  • 开发工具: 交互式基于单元的前端环境,带语法高亮。对于大工程有基于Eclipse的WolframWorkbench集成开发环境,支持分析器、调试器、单元测试,也支持混合项目开发(即Java/Mathematica)

驱动问题

Standard

前两天手抖点了更新网卡驱动,结果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联网了,也许是之前的许多事情为这次奇怪的bug埋下了伏笔吧,总之我用尽一切办法也没有成功把驱动弄正常。

按说发生这种情况应该毫不迟疑地重装,可是我不服这个bug…… 于是花了几个下午查了各种资料下载了各种修复工具,可惜无济于事,最后无奈只好重装的操作系统。

这让我想起小时候听到的一个故事——

一个木匠,有一手木工的好手艺,他费了好多时日给自家造了一扇门。他想这门用料实在、做工精良,一定会经久耐用。

后来,门上的钉子锈了,掉下一块板,木匠找出一个钉子给钉上,门又完好如初;后来又掉下一颗钉子,木匠又换上一颗钉子;后来一块木板腐烂了,木匠又找出一块板换上;后来,门栓损了,木匠又换了一个门栓;再后来门轴坏了,木匠又换了一个门轴……于是若干年后,这个门虽然经过无数次破损,但经过木匠的精心修理,仍坚固耐用。木匠对此甚是自豪,想想多亏有了这门手艺,不然门坏了还不知如何是好。

忽然一日有个邻居对他说:“你是木匠师傅,你看看你们家的门?”木匠仔细一看,才发觉邻居家的门是样式新颖、质地优良,而自己家的门又老又破,长满了补丁。木匠很是纳闷,但又禁不住笑了。

我自诩懂一点电脑,就想折腾折腾,可是也因此浪费了很多的时间——太纠结于形而下的东西了。

Dih3 与 S3

Standard

Dih3是3阶二面体群,S3是3阶置换群。

二面体群是由“旋转1/n 2 Pi”和翻转生成的有2n个元素的群,如下图就是一个三阶二面体群

facetable

称旋转一次为x,翻转叫y,那么这个群由${1,x,x^2,y,y x,y x^2}$组成,而这个群与对称群S3同构:

Dih3 1 x x^2
S3 偶逆序 (1,2,3) (2,3,1) (3,2,1)
Dih3 翻转 y x y x^2 y
S3 奇逆序 (3,2,1) (1,3,2) (2,1,3)

上述对应原则是:图形翻转<->数列翻转 旋转一次<->数列向左推

当n大于3时 Dih(n) 就不和 S(n) 同构了,不过依旧是单同态的,这就是说我们依旧可以用整数n元组来表示Dih(n),这很好理解:旋转一次相当于是将整数元组整体向前推(1,2,..,n)->(2,…n,1)而反射操作则相当于是改变了元组的方向,旋转不改变相对方向,故行列式为1,反射则会,故行列式为-1

关于写日志

Standard

关于“日志”和“博客”

虽然说一年前就搞了这个日志(其实高一就有网志了,只是各种转移过程中损失了很多文章(比如免费主机供应商突然把我的内容删了、系统出故障重装后发现最近一次备份已经是半年以前..等等)),但我并没有写很多文章,有时我强迫自己写一些无病呻吟的无聊文字,又有很多时候写文章写到一半突然没有思绪继续下去了,这导致有好几篇都还处于草稿状态,而发出来的一些文章又像是烂尾了一样,真是好不痛快!

是墨水不足吗?可平常和朋友讨论一些问题却能慷慨激昂滔滔不绝的围绕某个主题扯上好几个小时,把这过程用字记录下来也能有个几千、几万字。加之经常感觉有一些好的想法,我认为当然不是墨水不足。

两个人之间的对话的主题可能东扯西拉跑的离原来想讨论的主题很远,再想起时已经丧失了继续原话题的兴趣,所以我经常努力的进行“递归式对话”,展开子话题之后总能回溯到母话题继续未完成的讨论。我想现在这种控制对话的技巧我已经掌握了些许,但是写文章的话只有这一点当然是远远不够的(如何布置文章结构啦、堆砌辞藻啦,总之因为写文章的时候拥有大量的时间从而可以对表达的内容精雕细琢,所以写文章对细节上的和系统性上的要求要远比实时进行的对话高得多),于是即使能围绕着某话题讨论很长时间,也并不足以写出思维清晰、深刻有意义的文章来——即我其实是缺乏系统性自我表达能力的(以前的博文要么是题解 阐述技术细节,要么是流水账 附几张图,少见的表达观点的文章也是短的要命,所以写长文的能力并没有多少锻炼)

我一直想写网志,这是受到郭家宝学长(ByVoid)的影响,他在他的网站上写了非常多的文章,不少还挺有影响力,高一的时候我开始看它的文章,受到了不少启发,有些文章触动很深。从那时起我就萌生了想有个网站来写日志的想法——我非常赞赏这种认真讨论的精神!这种写作方式能够总结经验、捋顺知识之间的关系、传播有质量的思想。byvoid可以由一次去医院的经历展开对医疗系统的讨论,也可以在研究比特币时写出“比特币价值的讨论”这样相当长的文章,为了指出一些错误的想法又能写出“普通话是胡语吗?”这样的考据文,这些文章无一例外都能不仅为作者记录思考历程,还能让读者参考和讨论甚至一同思索。

相比而下我现在根本无法对我感兴趣的东西完整的、系统的了解下来,很多时候仅仅是浅尝辄止,在还没有获得什么实质性进展的时候就被其他的事情打断了。或者仅仅是了解,而根本没有深入思考到悟道的地步,所以我没能写出这种完整的文章,完整到文章从开头到结尾思想都是一致的、完整到行文如流水,自然又深刻。

这篇文章算是对我写日志经历的一个小小总结,对于我这样一个长期处于闭门造车状态的人来说也只能以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当然更重要的是时不时通过写文章来回顾学习的知识和记录一些思想。